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龙8国际娱乐 > 创 业 > 一群“猴子”的创业故事:成立两年多,估值4.5亿美元,而两年前它只是一个“蛋”

一群“猴子”的创业故事:成立两年多,估值4.5亿美元,而两年前它只是一个“蛋”

0推荐
作者:julian| 时间:2016-11-18|来源:投资界 关键字:若琪 猴子 蛋 创业故事 人工智能
若琪.
11月16日,李彦宏在第三届互联网大会上,再次为人工智能站台,并称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来临,它将改变“每一个人、每一个行业、每一个国家”。 何谓人工智能(Artificial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尼尔逊教授曾对人工智能下了这样一个定义:“人工智能是关于知识的学科――怎样表示知识以及怎样获得知识并使用知识的科学。”而作为公认的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共同的先驱——图灵,除了留下著名的“图灵测试”测试“机器能否拥有智能?”外,并未定义什么是智能。 和图灵的“缄口不言”以及尼尔森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定义不同,科幻作品早已通过其鲜活的表现力在人们的心目中种下了一个又一个“人工智能”的具化形象,比如《黑客帝国》中邪恶的“Matrix”、《星球大战》中机智、勇敢、而又鲁莽的“R2-D2”、《机器人瓦力》中相爱的“瓦力”和“伊娃”、《2011太空漫游》中企图谋害人类的“HAL”、《星际穿越》中的陪伴库珀的“TARS”三兄弟。 Rokid创始人Misa也不禁感叹人工智能可能是有史以来跟大众走得最近的一个尖端科技,在欣慰电影、小说对大众进行A.I.教育外,不禁吐槽这些文艺作品对人们的超前教育,“大家脑中的A.I.可能在未来的十年都不会发生。” “若琪是一个严肃的A.I.硬件产品” 在这样的情况下,Misa和其团队要打造一款严肃的A.I.产品以正视听,并试图将大众拉回到一个严肃地对待A.I.体验的角度。“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起,我和Rokid团队就认准了这个目标,决定不绕弯路,不做玩具或者面向B端易产生现金流的东西。这条路非常难走,注定了我们在过去两年必须,埋头苦干”。 迄今为止,Rokid团队组建已经两年有余,第一代产品—若琪也经过团队两年的打造,并于今年开始小批量量产。那么,这款名为若琪的产品到底有什么构成?它又是如何严肃? 据Misa介绍,从物理硬件来看,若琪,由1300万像素摄像头、DLP投影模块、Mic阵列以及自然而又活泼的有机曲面构成。其中,包括显示技术、高灵敏的麦克风甚至是音响在内的多项软硬技术均由Rokid团队自主研发。以有机曲面和麦克风为例,最初,Rokid团队也考虑过使用非有机的曲面,如此,作为静默产品的若琪顶着一个黑色屏幕势必难以与家庭环境相融。于是Rokid团队考虑再三,决定使用自然灵动的有机曲面。若琪的麦克风,可以在吵杂的环境当中准确地和用户进行交互。它的实现需要算法、信号处理、甚至硬件设计等协同联动、各自突破。 “软硬件一起来做,有一个客观原因是这个产业本身并不成熟。再过3-5年,随着这个产业的各个环节慢慢地成熟起来,我们会放弃一些方向的原创,只要市场上能够提供比我们成本更低、体验更好、技术更牛的替代方案。我们也能够抽出更多的精力放在核心技术以及打磨各个边界部分的体验上面,因为A.I.产品并不是不同的技术节点以及硬件拼接在一起就可以的事。”
若琪.
我们不生产任何内容,只是内容的搬运工 现在的若琪,只是Rokid团队打造的初代产品,也即homeA.I.,主要是在家庭这一场景下为用户提供相应的服务。根据官网介绍,通过简单的配对流程,若琪可以和各类智能电器对接并对其实现统管,早上,若琪能够唤醒用户,并为其打开窗帘、冲杯咖啡;晚上下班,它可以帮助用户打开空调、空气净化器。在闲暇时,若琪还可以陪用户聊天,提供给用户他们想知道的信息以及播放音乐等。此外,若琪变色的小功能以及海量的睡前故事储备,也能够愉悦小朋友。 “未来,更多的sensor将被介入到若琪。它将借助这些感知进行思考,从而生成用户所需要的信息。无论用户是在案头工作,还是在准备沐浴休息,若琪都能通过观察用户的行为不断学习。” 实现以上功能除了软硬件等技术的支持外,还需要内容提供商的帮助。为了获得海量的内容,Rokid积极地内容制造者以及内容渠道商们展开合作。比如在读书方面,Rokid和喜马拉雅进行合作;音乐来自虾米音乐。“我们不生产任何内容,这也不是我们擅长的事。Rokid一直专注做A.I.体验。其它的内容,我们会优先做成熟又适合我们做的内容。为此,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内容选择团队,规划我们对接什么样的内容。” 对于若琪的体验和功能,Misa显得很自信。Rokid一直坚持“产品说话”,用户会从整个使用流程、体验中,感知若琪的优劣。若琪有一个场景是用户向它说早上好,它能够帮助用户把窗帘、灯、音乐打开,甚至还能够帮助用户在半个小时之后预约辆车。但是美国一品牌则需要下达“早上好,打开”指令,才能完成以上流程。Misa认为这是非常反人格的做法,这背后是命令式体验和交流式体验的差别。“我们和其他产品最大的差异化就在于体验。” 若琪的三步走和它的“猴子们” 目前,被推出的若琪只是初代产品,也即HomeA.I.。PortableA.I.是它的升级,在内容和服务上面更加丰富,但其使用背景但仍旧被限定在固定场景内;而PersonalA.I.将会随着用户移动,它的场景将会变成更加开放,不再被固定某一地域内。这意味着它在智力水平、轻便性、计算能力、续航能力等方面将会进一步提升。据Misa估计,走完这条路,还需要4-6年。“这是一个随着技术水平的发展,自然而然会达到的一个结果”。 在若琪背后支撑的Rokid团队,一向以‘猴子’自称,在杭州、北京以及美国各设有实验室。其中,北京团队主要从事A.I.算法、自然语言以及语音技术的研究,美国团队更偏向前沿技术领域,而杭州团队则关注产品研发与落地。关于团队,Misa曾开玩笑说:“Rokid团队可能是科学家比例最高的一家公司”。据悉,Rokid团队一共有90个人,其中有20个博士。 但Rokid的团队文化及其组织形式却有奇怪之处。Rokid没有领导,公司强调的是自驱动。基本上是由一件件事把人聚集起来,让愿意担当的人把责任担起来。“这是一个对事情负责但相对松散的架构”。Misa也坦承这种架构会带来一定的混乱,但是这种混乱带来的创造性和自由性的好处大于它带来的效率降低等坏处。所以在效率和创造性的取舍里,Misa选择了后者。而“麻烦制造者”是Misa在团队里面扮演的角色之一,时常“出没”于和谐、没有噪音的项目组里。 Rokid没有领导的另一原因,多少包含一些Misa的“小心思”在里面。未来,Misa想引进更多的优秀的人才,但清晰的Tittle跟管理架构或会为引进带来麻烦,“死板的架构会让人才无从落脚”。因此,保留一定的灵活性和自由度是有必要的。 “他在桌上给我画一个蛋,说这个蛋是一个灯” 新近,Rokid获得了它的第三笔融资,来自尚珹资本领投天使投资方和A轮投资方跟投的B轮融资,投后估值为4.5亿美元。此前,它曾于2014年8月获得IDG、线性资本、Mfund、元璟资本百万美金的天使轮投资;于2015年10月,获得华登国际领投,天使投资方跟投的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据Misa回忆,获得天使融资的原因是投资人与其相熟,而且觉得A.I.这个方向比较有趣,较有前景。但从天使轮投资人聊投资Rokid的原因可知,那时的Rokid也不能拿出更多具备说服力的理由。据IDG楼军回忆,当时Misa在描述产品的时是这样说的,“他在桌上给我画一个蛋,说这个蛋是一个灯,下面可以放音箱,你说什么它可以听得懂。”而元璟资本吴泳铭则表示,投资的原因之一是因为Misa欠了他一笔钱,索性就把这笔钱转成了投资。 等到A轮领投方华登国际竞调的时候,Rokid团队已经把纸上的“蛋”变为了产品,不是一个忽悠团队。而尚珹资本在投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到这个公司不错的生产能力,能够不断地改善产品的体验,以及根据天使用户的反馈,以每两周一次的速度升级系统,优化体验。 人工智能,方兴未艾,随着更多的投资机构进入其中,将日渐成为新的投资热点。鉴于A.I.市场初生,尚待教育以及这个产业长周期特性,A.I.产业或将在资本的裹挟下高低起伏。而随着B轮融资的完成以及若琪开始面向市场,参与者Rokid也将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如何与市场一起成长,并保持好自己的节奏或是Misa及其团队应该思考的。 感谢您对投资中国网的支持!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按住二维码点“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资讯。转发给朋友将有更多人受益。
投资中国网

标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已经是会员请点击这里登陆:如果您不是会员,请点击这里注册
头像
  发言请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并注意语言文明,您在投资中国网发表的作品,投资中国网有权转载或引用。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进行了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您发表观点!